繁体版
English
首页 > 旅游新闻 > 东固革命根据地对中央苏区的重要贡献
景色景点
旅游资讯
东固革命根据地对中央苏区的重要贡献
2017-11-23 10:55 来源: 江西吉安青原·东固红色旅游网
  1927年8月,共产党员赖经邦、高克念、曾炳春等人,几经曲折,由吉安潜回东固老,继续进行秘密活动。1927年9月下旬,赖经邦等人在东固敖上召开了党员大会,成立了中共东龙支部。敖上会议开创了东固革命根据地的起点。1927年至1929年2月,各根据地的红军和游击队,都遭受敌人接连不断的进剿和“会剿”,普遍受到严重损失或挫折。但是,东固革命根据地却不断得到发展壮大,成为“武装割据”的成功典范。

  1929年2月,在赣西特委领导下,东固革命根据地得到进一步巩固和扩大,从永丰沙溪到吉安陂下,东西34公里;从兴国崇贤到吉水白水,南北60公里,均为东固革命根据地范围。同时还开辟了广泛的游击区:包括兴国的高兴、城岗、东村、方太、古龙岗;于都的桥头;宁都的东韶、黄陂、小布、鹅公塅;永丰的君埠、藤田、良村、龙岗;乐安的金竹、招携、池头;吉水的中鹄;吉安的纯化、水东;泰和的仁善、仙槎地区。[1]东固革命根据地进入全盛时期。到1929年10月,东固周围的泰和、吉水、吉安、兴国等县的部分地方先后成立了区革命委员会。乐安、永丰、宁都等县与东固相邻地区亦有少数赤色区域,赣西各地梅花状零星小块赤色区域逐步联片,1930年后成为赣西南苏区的重要组成部分。1930年10月,中共中央决定将湘鄂赣苏区和赣西南苏区划为中央苏区。东固革命根据地就成了中央苏区的重要组成部分。

  因此,东固革命根据地与中央苏区有着十分密切的联系。东固革命根据地是创建中央苏区的支撑点和策应地。东固革命根据地融入中央苏区后,为保卫和巩固中央苏区作出了重要贡献。同时,也为中央苏区的各项建设提供了丰富的历史经验。

  一、东固革命根据地为中央苏区的创建和巩固作出了重大贡献

  1930年10月,东固革命根据地开始成为中央苏区的重要组成部分,其革命、建设和斗争一直延续到中央红军主力开始战略大转移。东固革命根据地在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等方面对中央苏区的创建和巩固作出了重要贡献。

  (一)以东固革命根据地为基点形成了赣西南苏区

  东固暴动的胜利和东固“武装割据”局面的实现极大地鼓舞了东固邻近各县的革命斗争,并迅速地影响了兴国、于都、宁都、永丰、泰和等赣西南的广大农村,使“赣西南已成为红色的世界”。1927年下半年至1928年,东固邻近各县暴动失败后,一批革命者无法开展工作,纷纷聚集到东固地区参加武装斗争,学习革命经验。如万安暴动的部分农军随肖玉成、肖子龙,于都里仁暴动领导者丘倜,桥头暴动领导者肖大鹏,吉水水南的郭梅、龚荣等先后转移到东固。同时,东固革命根据地成为了赣西南革命力量的培训基地。1928年5月,赣西南行动委员会成立后,省委利用东固的有利条件举办训练班,培训革命骨干力量。这些骨干力量返回本地,将东固革命根据地的斗争经验与当地实际结合起来,有力推动了赣西南革命形势的发展。在东固革命根据地影响下,赣西南赤色区域不断扩大。到1929年底,除吉安、赣州两个孤城外,已将赣西南大片赤色区域与游击区域逐步联片,同时,江西红二、四团的成立和东固—于兴根据地的开辟,为创建赣西南革命地奠定了基础。1930年2月,陂头会议决定,将赣西、湘赣边、赣南特委合并为中共赣西南特委。东固革命根据地开始融入赣西南苏区。3月,成立赣西南苏维埃政府。赣西南苏区正式形成。到10月初,赣西南苏区已发展成为兴国、于都、吉安、泰和、吉水等26个县的广大地区,占有19座县城,有组织的群众达400余万人,赤色队员40多万,少先队员35万,儿童团员30万人,群众斗争情绪空前高涨。[2]

  (二)东固会师为红四军开辟赣西南苏区、闽西苏区创造了条件

  1929年1月,红四军下山向赣南游击时,沿途皆是崇山峻岭,行军非常困难。“20日在大庾与李文彬作战失利,循粤边南雄入赣南信丰、安远、寻邬,曾三次与追兵接触,均且战且退。2月1日,到闽粤赣三省交界之罗福嶂停脚一天,沿途都是无党无群众的地方,追兵五团紧蹑其后,反动民团助长声威,是为我军最困苦的时候。到罗福嶂后为安置伤兵计,为我有党有群众的休息地计,为救援井冈山计,决定前往东固。”[3]2月17日,在红二团的接应下,毛泽东、朱德、陈毅率领红四军到达东固革命根据地。2月20日,红四军与江西红军第二、四团在东固螺坑胜利会师。22日,在螺坑举行会师大会,毛泽东高度赞扬了东固革命根据地的成就,说红四军是铁军,红二、四军是钢军,东固和井冈山最终一定会连接起来,最后一定可以解放全中国。红四军前委在东固与中共赣南特委取得了联系。23日,毛泽东召开红二、四团和东固地方干部及吉安、兴国、泰和、宁都等地的负责人会议,传达了党的六大精神,分析了当时的形势,阐明了党的任务和策略,并对武装斗争、土地革命和政权建设等重大问题,作了明确指示。

  毛泽东认为,东固革命根据地之所以顺利发展的原因,就在于他们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地依据客观情况,采取了一系列适合本地实际情况,适应敌强我弱客观条件的根据地建设策略。这就是公开斗争和秘密割据相结合的形式。1929年4月13日,毛泽东以红四军前委的名义,致湘赣边特委的信中指出:“依照两年的经验,在全国至少有一省用总暴动的方法推翻统治阶级的政权以前,小区域苏维埃政权公开割据是有害无益的,如湘潭、醴陵、平江、永新、莲花、遂川不仅失掉群众,连党几乎失掉完了。不仅不能解脱群众若干的经济痛苦,农村城市的经济基础一起毁败完了。……这番我们到了东固则另是一种形式。反动势力已驱逐了,权利完全是我们的,但公开的政权机关和固定的赤卫队都没有。”公开斗争和秘密割据相结合,使“敌军到来寻不到目标,党的组织和群众组织(农民协会)完全秘密着,在接近总暴动之前,这种形式是最好的,因为这种形式取得群众不致失掉群众,武装群众不是守土的赤卫队而是游击队。”“他的战术是飘忽不定的游击,……敌人完全是奈何他们不得,用这种方法,游击区域可以很广,即是说发动群众的地点可以很多,可以在许多地方建立党和群众的秘密组织。”[4]这在敌我力量悬殊,革命力量还十分弱小的情况下,不失为是一种有利于革命力量发展的灵活策略。这与井冈山根据地受到敌人连续不断的军事进剿和经济封锁,造成严重经济困难形成鲜明的对比。善于学习、总结他人成功经验的毛泽东,深刻地感到:在敌我力量十分悬殊,群众又没有完全发动的情况下,不能象固守井冈山那样搞“固定区域的公开割据”,而应象东固革命根据地那样采取灵活方式进行武装割据,要用“变定不居游击政策(打圈子政策)”[5]来对付敌人的进攻。这就使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找到了在农村革命根据地对付敌人军事进攻和经济封锁的有效方法,增强了“建立、巩固农村革命根据地,在农村发展壮大革命力量,夺取全国胜利”的信心和决心,进一步坚定了走“农村包围城市”革命道路的信念。这是活动在东固的共产人对中国革命的创造性贡献。

  红四军在红二、四团及东固革命根据地人民“之掩护,有一周以上休息整顿”。[6]经过休整,红四军一改过去一个月来长途行军作战的被动局面,士气大为振奋,战斗力得到加强。红二、四团和东固革命群众赠送了4000元银元和大批弹药物资给红四军,红四军也赠送4挺机枪和1门迫击炮给红二、四团,并留下毛泽覃、谢唯俊、陈东日等一批干部帮助东固革命根据地工作。红四军在东固休整期间,对部队进行了改编,安置了伤员,总结并吸取了东固秘密割据经验,将团的建制改为纵队,营改为支队,连改为大队,排改为中队。2月25日,红四军离开东固,踏上了开辟赣西南苏区和闽西苏区的途征。

  (三)东固革命根据地军事力量为开辟赣西南苏区发挥了重要作用

  东固暴动胜利后,根据中共江西省委争取“会匪”的指示精神,中共东龙支部争取、教育改造“三点会”为首的绿林武装,不断发展壮大东固工农革命军。1928年2月,根据中共江西省委军事部的工作计划,赣西特委决定将东固工农革命军与永丰、吉水工农革命军合并,组建江西工农革命军第三师第七纵队。纵队下辖3个区人,共150余人、80多支枪。同时,经中共赣西特委批准,组建江西工农革命军第三师第九纵队。

  七、九纵队建立后,以吉安东固为军事基地,积极向吉安、吉水、永丰、兴国、于都、泰和等县边界地区开展游击斗争。不久,粉碎国民党军吉安、吉水、永丰、泰和、兴国五县“会剿”。1928年5月,兴国崇贤农民在第七纵队的支援下举行暴动,并取得了胜利,打通了东固根据地与于兴游击根据地的联系。9月,中共赣西特委决定七、九纵队合并,编为江西工农红军独立第二团,下辖4个连和1个政治宣传队,全团300余人。这是赣西南第一支团以上的地方红军。红二团的成立,“对兴国革命斗争的开展起了促进作用”[6]。12月,红二军团与红十五纵队配合,一举攻克兴国县城,增强了赣西南革命武装力量,扩大和巩固了东固——于兴根据地。

  为了统一赣南红军的指挥,赣西特委召开会议,决定以赣南红军第十五纵队和第十六纵队为基础,并从红二团抽调100余名党团员骨干,组建江西工农红军独立第四团。在江西红二、四团的联合作战下,到1929年春,“从桥头到东固约200里左右尽系赤色区域”,其中东固为红二团之根据地,桥头为红四团之根据地,这两处是“最红的地方,可以为赣西群众斗争的代表”[7]。1929年2月,红二、四团与红四军在东固胜利会师,毛泽东称赞红二、四团是“钢军”。6月,红二、四团在东固进行整训,统一了领导,提高了战斗力。随后,红二、四团的游击区域进一步扩大,东固革命根据地得到巩固和发展。10月,返回根据地,支援万安、吉水、泰和、永丰等地农民秋收斗争。

  因此,红二、四团以东固革命根据地为大本营,配合红四、五军消灭地主武装,支援各地工农群众的革命斗争,赣西南赤色区域不断扩大。到1929年底,赣西南大片赤色区域与游击区逐步联片,为创建赣西南苏区奠定了基础。此后,红二团成为红六军的一部,成为中央主力红军之一。

  (四)东固革命根据地为保卫和巩固中央苏区作出了重要贡献

  东固革命根据地是中央苏区五次反“围剿”的主战场之一,为三次反“围剿”战争的胜利作出了极大的贡献。1930年6月中旬,中共永吉泰特委在吉安东固成立。为了粉碎敌人的第一次“围剿”,在永吉泰特委的组织和发动下,许多群众自动捐款捐粮,有的一次捐款几元、几十元甚至上百元。永丰和吉水县苏维埃政府为红军捐款6万元。永丰县君埠乡小别村人口不多,一天内就为红军捐粮100多担。为粉碎敌人的第二次“围剿”,1931年4月,东固广大群众除帮助红军到外面运送粮食外,还自动将存粮的70%拿出来接济红军。1931年9月,红一军团和红三军在东固南面的方石岭地区歼灭国民党军第五十二师全部和第九师的1个炮兵团及一个营,取得了方石岭战役的胜利。中央苏区三次反“围剿”的胜利,巩固和扩大了苏区,使赣西南与闽西两大苏区连成一片,正式形成了以瑞金为中心的中央革命根据地(即中央苏区)。

  东固革命根据地在中央苏区第四、第五次反“围剿”战争中也作出重要贡献。为纪念红三军军长黄公略,1932年春苏维埃中央政府把东固苏区命名为公略县。1932年6月,中共公略中心县委认真贯彻《中央关于帝国主义国民党第四次“围剿”与我们的任务的决议》精神,召开各县县委、区委书记联席会议,部署反“围剿”工作。各县、区迅速动员群众,积极出钱出物、参军参战,支持与参与反“围剿”斗争。1933年8月,中共江西省委召开公略中心县所辖五县党代表大会,决定撤销中共公略中心县委,成立中共永丰中心县委,领导公略、万泰、永丰等5个县委。1933年9月,为粉碎敌人第五次“围剿”,中共永丰中心县委迅速动员全中心县军民做好战争的一切准备。仅公略县1933年8月至11月就动员1750名青壮年加入红军,之后公略县有10个党支部的全体委员和大部分党员加入红军。在推销公债、节约经费方面,1933年下年公略县认购经济建设公债58266元。这些极大地激励了广大红军指战员粉碎敌人“围剿”的决心和勇气。

  正如毛泽东1936年在陕北和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谈话时指出:“1928年由李文林和李韶九领导的游击队开始在江西的兴国和东固活跃起来,这个运动以吉安一带为根据地,这些游击队后来成为第三军的核心,而这个地区本身则成为中央苏维埃的根据地。”[8]

  二、东固革命根据地的各项建设为随后建立的根据地建设提供了丰富的历史经验

  在党的领导下,东固革命根据地虽小却建设得很巩固,红军虽少却很有战斗力。东固革命根据地具有许多适应当时情况的特点,在政权建设、土地革命、经济文化和社会建设等方面,创造了许多独特的经验。

  在政权建设方面,采取了由农民协会到革命委员会再到苏维埃政府的逐步过渡的形式。东固割据初期,是以农民协会代行临时革命政权的职权,“赤色区域之政权,全由农民协会主持”[9]。1927年9月下旬,赖经邦等人在东固敖上召开了党员大会,成立了中共东龙支部。10月,中共东龙支部重建了农民协会。1928年2月,在东龙党支部的基础上,成立中共东龙区委会,下辖东固、江口、南龙等7个党支部。到1928年春,东固革命根据地建立了24个乡村农民协会组织,农民协会会员4000余人。1928年10月,中共东龙区委改为中共东固区委。1929年7月,成立东固区革命委员会。同年10月,在东固革命委员会的基础上成立东固苏维埃政府,下设财政、军事、社会保险、教育4个部和土地、人民审判委员会。各乡也先后建立苏维埃政府,下设同样机构。

  在土地革命方面,实行暂缓平分土地与满足农民土地要求相结合的政策。从当时根据地所处环境来看,赤白斗争十分尖锐,自身力量比较薄弱,内部急需要稳定的环境。因此,东固地区的党组织对于土地问题,区别不同情况分别对待。一方面对于逃跑地主的土地山林,则采取仍由原租种者耕种,产品大半归佃农,小部分用累进的方法征收农业税,供农协办公用。这样既满足了农民对土地的迫切要求,又极大地调动了农民生产积极性及支援革命的积极性。另一方面,对自耕农的土地,则采取保护政策。土地所有权一律不变,农产品归自己,只需缴纳少量的农业税。这对于争取群众,孤立反动派,保护农业生产的发展,巩固根据地,起了很大的作用。到东固会师后,根据地内普遍开展了从减租减息,到抗租抗息,再到打豪分田地的土地革命运动。1929年秋,东固革命委员会通过群众团体,广泛宣传土地革命的意义和政策,并根据《兴国土地法》的规定没收地主阶级和公用土地,分给无地或少地的农民。土地革命调动了农民的革命积极性,推动了红色政权的建设。

  在经济文化和社会建设方面,进行了初步探索和实践。东固革命根据地十分注重经济建设,采取积极有效的措施,建立和健全各种经济服务机构,创办和完善文化服务设施,以满足根据地军民之需要。一是利用根据地的自然资源,开发小铁矿和瓷土矿,同时,为打破国民党的经济封锁,因陋就简建立了小型的兵工厂、工艺厂、平民工厂、熬硝盐厂、农具修理厂、油墨蜡纸厂等。二是在农业方面进行了“三抗”斗争,极大地激发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三是动员党团员带头,军民集资办起了东固平民银行,发行了苏区最早的货币。东固平民银行的创办,为促进根据地及附近各县的金融流通起了很大的作用,是江西第一家苏区银行,成为中央苏区金融史的源头。四是创办了东固消费合作社。1929年10月,由政府拨款和群众集资,成立东固消费合作总社,下设南龙、东固两个分社,除经营军民生活日用品外,还经营生产资料、生产工具、收购山货,帮助农民发展生产,解决困难。同时,保护商人利益,鼓励商人沟通根据地和白区的贸易。五是大力进行文教卫生建设。1928年9月,开办了东固平民小学,随后各乡村开办了列宁小学和夜校识字班,编印了《农民讲话》、《工人讲话》、《妇女讲话》、《战士讲话》等工农通俗课本。同时,在东固螺坑创办东固教导队,培养军事和地方干部;6月改名红独二、四教导队,下半年改为赣西红军学校;1930年扩大为红三分校。1928年10月,为适应革命战争的需要,红二团在三彩山坑筹建了一所红军医院,1929年3月迁至东固,改为赣西第一后方医院。同时,东固赤色邮政分局在东固成立,保证了上下级的联系和赤色区域间的信息沟通。

  总之,东固革命根据地对当时党对走什么样的中国革命道路还处于模糊认识的关键时刻,更加深刻地认识到“武装暴动”和“武装割据”的革命道路更加适合当时中国的国情,进一步坚定了“走农村包围城市”的思想。在纪念东固革命根据地创建八十周年之际,深入研究东固革命根据地的历史及其对中央苏区的重要贡献,可以深刻地认识和理解东固革命根据地的历史,包括在其基础上形成和发展的赣西南苏区史和中央苏区史,是中国革命史的重要组成部分。

  注 释:

  [1][5][8][9]中共江西省委党史资料征集委员会、中共江西省委党史研究室编:《江西党史资料》(第十辑),赣出字第88001号,1989年6月,第15页,第47页,第99页,第78页。

  [2]温新华主编:《吉安人民革命史》,天马图书有限公司出版2001年6月第1版,第134页。

  [3]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党史资料征集编研协作小组、井冈山革命博物馆编:《井冈山革命根据地》(上),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1987年9月第1版,第290页。

  [4]江西省档案馆编:《湘赣革命根据地史料选编》(上),江西人民出版社1984年5月第1版,第22页。

  [6]陈毅、肖华等著:《回忆中央苏区》,江西人民出版社1981年9月第1版,第8页。

  [7]中共江西省委党史资料征集委员会、中共江西省委党史研究室编:《江西党史资料》(第四辑),赣出字(1986)第004号,1987年12月,第167页。

  作 者:陈 安:中共赣州市委党史办宣教科副主任科员